查看详情

省钱大挑战

出于对未来工作稳定性和整体经济形势的担心,自己不得不做些支出上的调整。 节约钱,其实是一门艺术,于我现在而言,变成了一个可考核的 OKR。今年自己在支付宝的账单上限设置到 4400 块,每个月不能超出。在经过半年的实验后,结果有好有坏,总的来说花钱之前是要思考,需不需要,有没有必要花这个钱。 今日打算把预算再缩进一些,再降 1/3; 差不多设置成 3000 块。对于 1/3 这个目标,我觉得得把它划到周,划到天。比如以前每周喝 三杯 肯德基咖啡,而现在只要控制在每周两倍即可。或许周二,周五,或者周一,周五这样。由于公司提供午餐,晚餐自己也不再偶尔出去吃,包括水果,自己也很少出去买,可以吃公司的。除了吃上,还有就是克制淘宝时间,以前每天晚上都会刷下淘宝,现在可以控制每周二,四刷淘宝。在单价下,也要多看几家,比如看能不能再预算内降 1/4 或者 1/3 等; 详情 »

查看详情

Self-Review in ByteDance

我意识到现阶段 make a choice 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先聊聊 ByteDance. 我觉得字节对于人性的把控是很厉害的。无论从其产品矩阵,到对内的员工管理。产品里我们看到抖音,头条这些,利用人们兴趣进行自定义的推荐,让人形成难以抵抗的诱惑。而对于员工管理,我觉得字节对于年轻人的“诱惑”把握是非常厉害的。公司整体氛围塑造了,使命感,扁平化,追求极致等,而给年轻人创造环境方面也是非常注重物质化,比如非常不错的电脑,显示器等硬件设备。而且对于字节跳动的品牌在内部的塑造也是很成功的,飞书和文档无处不在的文化直观的影响,这些都会给年轻人带来荣誉感的增强;因此,这里适合年轻人来这里拼搏; 然而,我觉得人员如此多,人员分工如此清晰,但是效率是否真的提升,我们需要打一个问号?我发现在这里,开会是非常常态的事情,很多人更善于去需求会议中碰撞灵感,我越发觉得沟通本身应该是提升效率的事情,而现在似乎变成了一种为了追求目标一致不停的进行实践的折磨。为什么会有分工存在?我理解是因为更加专业的做专业的事情;如果,我们不相信 UE 侧的决策,而始终去说服他理解自己的场景。那这种交流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大公司确实有很多内部高效的工具,但是我还是觉得随着 sass 市场的成熟,基建差距其实不大。而且 BIM 领域本身相对来说, 详情 »

2021 -2022 年的经济高压政策

其实平时很少谈这块,一是自己不够专业,而是确实一般很少回去谈宏观经济调整。 作为教育行业者,互联网从业者,无疑是感受最深的。 自己大概从自己方面试图去分析大概这是什么原因。 作为 17-22 这个时间段,我认为对于高层管理决策的敏感点是雄安新区的出现。那个是我个人认为第一个觉得这个政策是值得质疑的。我不认为雄安新区的出现可以疏解北京的压力,也不认为雄安新区会成为下一个深圳。 然而大家心里最有感触的是 宪法修改这个案件。尽管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是无疑给大家带来了第一次警觉。什么事情值得需要修改宪法。随着 19 年国庆和党的百年庆祝后,我们愈发发现,当前高层正在进行地位和影响力的强力拉升,这些是之前整个中宣部下发给各个资讯类 APP 一些列决策来实现对于部分言论过分管控。 当然最让大多数人无法接受的无疑是2022新冠疫情,动态清零 政策的反复强调。于是乎,这两个月关于该政策的讨论和言论管控愈发严格。自己也在这段时间去一些地方看了下讨论。 我大概认为这和高层一些决策思路有很大关系,这里面有客观经济发展结构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个人强调自己所谓优秀眼光和决策。 在谈治国一书中,曾经就提到教育的公平性。我理解,高层在做任何事情的决策前,出发点或者对于问题是有所认识,但是在整体决策执行的时候过于想展示自己的影响力。这和李鸿章在走向共和里提高,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情。是又说冲突的。我个人也认同十年一代人,彼此的成长环境和社会发展,很难有人可以跨十年去制度非常常远的规划。 经历文化大革命,这个损害是非常大的,不光是对那个年代人民生活的影响,也对那一代人的教育产生非常深刻印象。在结束文化大革命后,党和人民建立纠错机制,以防打的错误产生而无法及时被纠正,长期产生破坏影响。 详情 »

查看详情

高压政策下的年轻人

随着2022年四五月份,新冠疫情先后在几个地方进行规模性扩散。尤其上海,北京,天津这几个大的城市。从而引发了整体经济持续下行,失业率远超预期。最近在家,也写点个人看法。 2012 年博客的逐渐衰亡 十年前,微博还是一个相对自由可控的言论平台。而诸如韩寒,大眼,黄健翔等人都还保持着博客的习惯。那个时候,他们会对社会现象进行强烈的抨击,虽不指名道姓,但明显对于政府部分方法抱有严重的意见。 可以简单罗列一些考古 《有个文工团》 - 批评举国体育现象,建议多修体育场 奇怪的使命- 批评什邡市环境污染 要自由 - 呼吁放开文化新闻管制 13年总理任期到了的时候,温总理说道: 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很不幸,这十年过去了,上述文章都看不了。甚至温总理的文章也看不到了。 可见,年轻人压力,已经连写写文章吐槽的地方都没有了。甚至连老年人都不让写了。 不爱国 vs 爱国 如今年轻人很大压力来源于标签对立。这个最要演化便是战狼后,爱国 vs 不爱国。似乎说《 详情 »

查看详情

在猿辅导的快乐时光

一直觉得在猿辅导工作算是非常幸运的,这家公司或者说你的领导和同事努力营造了一种恰当的氛围。 一直觉得对于员工的要求,我们要求同存异,不用PUA, 也不用太多 KPI 来限制其本身的规划。通俗的讲,每个人都在根据自身的期望去做事情,没有太多来自上层的束缚。 对我而言,在辅导有两方面的成长。 技术角度而言是,是在移动端端上的APP 整个开发流程有所了解。知道如何开发一个APP, 以及后续如何进行需求迭代和发版,包括发版后市场的管理和数据质量的监控。 管理角度而言,是学到了如何利用管理工具进行员工业务需求的交流和分配,并且利用科学机制确保公平性和工作的强度。 回顾过去几年时间,我特别感谢 Tala 和 Bo 哥给予工作的信任和指导。我一直觉得信任在员工管理中特别重要。这表现在对于下属工作能力的认可,以及放开下属技术思维的局限。这种信任与员工测表现在自驱能力较强的人可以得到足够多技术架构权利。 iOS 的举步维艰 自己刚入职的时候,最初选择的是调研 Web 互动题的技术方案,这个也是辅导历史议题,不同组之前有不同的选型。比如辅导有 Cocos 2d 打底的一系列解决方案。而隔壁斑马则依赖于轻量级框架 Phaser 进行技术演化。当然我们这边结论还没定的时候边去支援 iOS 开发。 在入职的前一周时间,自己一直在学习 Swift 和 iOS 开发相关, 详情 »

2022-5-4 新青年

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了,大概想聊下这个节日; 我愈发感觉到一种白色笼罩在网络中。 前一阵子,我十多年的微博因为引用温总理的言论被关小黑屋了。 想想前几年,温总理关于母亲回忆的文章都能 404 ,这些事情又算什么呢。 温总理提醒我们要警惕文化大革命再次发生,党和国家都不愿意回到那个时代。 自己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但能感受到因为言论所被周围不停干扰的处境。 我想,”爱国“和“提出质疑”是完全两件事情。我们的队伍,意念坚不坚定,和提出方案上的建议也完全不冲突。 如今我们在鼓吹自信,文化自信,民族自信。让我觉得这种自信似乎已经完全处于盲目的状态。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央视复播了 NBA 的比赛,很多球迷应该都很了解这段过往。一个 NBA 的经理在 推特发表了忽视真实的言论,从而引发国内激烈的讨论。包括央视腾讯也面临巨大的压力,对于自信我们,当然必须显示出我们底线和影响力我们停播了NBA。 如果时间推回十年,我在想大家依旧会围上去骂,然后还会骂政府软弱,可是大家的工作还在,NBA 依旧播着,我们依旧有球看,那些编导节目制作人依旧可以工作,依旧可以接广告费。 所以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到底是自信的感化还是自信的走进内循环。 陆续看到很多大学宣布退出世界排名,这里面很多人说到了不公平。于是乎,文化自信觉得我们现有教育已经可以独立起来,我们自己认可就行,干嘛需要被人认可。这个其实可以延伸到很多领域。 详情 »

查看详情

The Plan of 2022

There are some things I need focus on in 2022; Bugs <= 6 in one big project Marriage Better management The Master of Peking Univesity 50+ Procreate Works NFT Works 50+ Tech Blogs To Be A Bilibili Up(>=5000 vv) 30 mins Daily Reading Finish a Oculus App Redesign the Portfolio Page Owns Stocks (TME. 详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