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肥胖后遗症

可能很多年前,我都自认为是不会胖的。觉得自己带有这样的体质; 吃的确实不多 运动量也足够 知道今年,我开始怀疑了。 我确实不知不觉长了几十斤;如同《漫长的季节》里龚彪的变化: 得力于全年新冠,阳过之后,很久没有恢复到运动中,加之春节来临,吃的也比较多,到今年三月份,已然发现多了几十斤; 大概长胖后我觉得有一些悄悄的变化影响着身体: 运动开始费劲了。感觉没运动多少,就气喘嘘嘘; 衣服开始变紧身了,尤其到夏天,很多 T-shirt 有些吃紧了,发现已然在站着的时候,肚子开始凸显了,需要深吸一口气; 容易犯困,尤其中午这个时候;好消息是,晚上真的比以前更容易睡着了。 吃东西确实比以前能吃了,而且自控力下降;面对好吃的慢慢有些为所欲为了; 随着入夏后,自己也开始恢复锻炼。明显发觉跑步配速下降了,现在想要坚持到 6 min 都极其困难。所以自己制定目标是,希望今年可以冲刺到 5 分半,目测自己如果能够达到那个目标,体重也肯定会回到以前了。 详情 »

查看详情

WebXR Guide 分享

终于找到机会分享了自己最近几年一直想分享的话题,这次分享也是非常浅显,重点在于科普这个东西; 本篇文章感谢 《WebXR 入门必读》 提供的一些资料,也感谢 MDN 非常棒的文档,自己结合了去年开发 Oculus PWA 的一些探索; English Version 在分享前,我觉得我需要回顾下计算机的发展历史; 从20世纪40年代,世界诞生了第一台计算机,那个时候计算机还是一个大个子选手,界面和按键都非常粗糙;而我们只能通过各种信号灯的组合来传达具体的信息;随着技术的发展,美国各大公司进入个人计算机市场,我们熟悉的计算机模样,诞生了;我们认识到了鼠标,键盘;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追求越来越轻量化,我们拥有了笔记本,用书包就能够随时随地的带着它到处办公;来了新世纪,我们拥有了触摸屏的 iPad,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伟大的发明之一;冯诺依曼模型,输入与输出完美了结合在一张显示屏上;带给了我们非常多的创新交互; 而最近十年,人类还在寻找下一代计算机通用设备;比如 Apple Meta 都花了非常多资源在 VR 设备上,所以我们也可以期待它是否可以承担起这样的角色。因为 VR 头显设备本身,具备最先进显示技术,结合它超自由度的空间交互,会给人类进行创作,娱乐, 详情 »

查看详情

新冠碎碎念-复阳

不知不觉,发现复阳了。 我仍记得周二晚上,下班身体发软。然后就跑回家测试体温,果真37.6 了。然后由于没能达到38度,也就还没吃退烧药。当时非常怀疑是不是又一次感染了。但是测试了两次,还是没有测试出来。 晚上睡着睡着,然后后背开始发凉了,然后自己裹紧被子;到了第二天一早,测了抗原发现还是阴性;但是测了体温 38.5 了。一看,这个真够呛;脑袋光晕晕的。开始休息了一天,晚上体温还是在38度徘徊,自己吃了退烧药;终于体温慢慢回到了37.5度左右了,心想,肯定马上就过去了,听别人说二阳也就一天时间比较痛苦; 周四早上,果真没有发烧了。然而开始流鼻涕了,心想这个小问题,应该就会迈向康复了;然而意外的是鼻涕是一点没有止步的趋势。连着两天,鼻子不通,偶尔还打哈欠,感觉脑袋光也完全不能深呼吸了,肺部也咳着疼痛;感觉这次相比上次似乎除了不咋发烧很长时间,其他症状也还是有些持续很长。 周六早上测了下,居然两道杠。果真是复阳了,感觉之前发烧可能已经感染,但是剂量低,身体机制在进行反抗。 周末只能寄托好好休息,赶紧回复过来吧。 详情 »

查看详情

Chrome 如何使用自带二维码分享

作为前端开发,大家经常开发移动页面,经常会 Chrome 调试完,然后生成二维码,让手机预览看下效果;尽管可以分享链接,但是很多时候大家都是关掉的(个人认为:不太好用); 最近无意之中,看到了 Chrome 地址栏上的 分享 功能。因为一直用的 PC 比较多,所以也没咋点击。今天意外点击发现了一个非常实用的功能: 随后就会出现二维码,你可以截图或者下载它,然后分享给你的同事。 虽迟但到,点赞 Chrome 团队。 这样大家再也不用安装第三方插件了。 详情 »

查看详情

Warp - Mac 上最好用的命令行工具之一

虽然有些标题党,但是我觉得自从使用 Warp 后确实没有再想回到使用 iTerm2 的时代。 Warp是近几年出现的一款非常火爆的命令行工具,如同它的 slogan: The terminal for the 21st century 既然到了新世纪,自然要用新世纪的工具。 Warp 是一个非常快的、基于 Rust 的终端,它使您和您的团队在运行、调试和部署代码方面更有效率。 我为什么切到 Warp 大家都懂互联网的一个现象,跳槽比较多,经常会换电脑。而每次用新电脑,都会自己装各式各样的软件,其中命令行工具也是其中一个。所以自己每次在初始化 iterm2 的时候,都会花些时间。当然也有非常多的一键式配置,但是还是觉得会比较麻烦。分享一片自己比较喜欢的配置: iTerm2 + zsh + oh-my-zsh + Material Design The Most Power Full Terminal on macOS 随后自己发现了 Warp,这张表格展示他的基本功能;而 Warp 详情 »

查看详情

小镇IT青年物质自由金字塔

这是一直想分享的内容,从一个小镇走向城市,自己所经历的物质消费变化观察; 自己所谓的物质消费目标分为了10个阶段,也分别代表着我们随着成长面临的经济上的压力目标; 财务自由 买房自由 买车自由 旅行自由 买鞋自由 外卖自由 音乐会员自由 奶茶&咖啡自由 视频会员自由 麦当劳自由 下面自己讲分别说下这些,以及自己的理解; 麦当劳自由 这个目标总的来说,是自己最期待,但也是最容易达成的。自己从小镇上去大城市,记得火车站旁就有一个。火车长达20个小时的旅程,有的时候自己就告诉自己,到达火车站,也去体验一下。其实第一次吃,可乐,汉堡,薯条,没有觉得特别突出,但是可能是由于饿了吧,心里觉得: 真香。 自己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公司附近就有麦当劳,实际上第一份工作,自己是 IT 研发,总的来说那个时候发了工资,进入麦当劳,虽然有些紧张,但是看了看了价格,其实偶尔一顿,即使每周一次,各式各样的汉堡,于自己而言,压力已然全无。实际至今也喜欢吃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午餐30多块钱,赶上各种卡,其实也还好。 详情 »

查看详情

重看《兰迪·波许教授的最后一课》

最近和公司 VP 1on1 聊了一些个人过去的经历和感悟;然后 VP 提及一个非常著名的演讲 兰迪·波许教授的最后一课-Randy Pausch's Last Lecture。 这是CMU著名教授兰迪·波许 在面临因为癌症还剩为数不多的岁月里做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演讲。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因为李开复的安利,听过一次。那个时候,20岁左右的自己,对于未来迷茫感是自然的。然而那个演讲,给予我最为感触的是一步一个脚印,去践行自己的梦想。我被宇航员体验那一个所谓震撼,但也能明白,任何非常难得事情,只要一步一个脚印也能慢慢实现。 但是最近 1 on 1 ,Tyr 提及的是另外一句非常中的话: Experience is what you get when you didn‘t get what you wanted. 经验是在你无法获得想要之物时才会学到的。 自己回顾了过去几年的工作经历,总觉得一些失败围绕在心头,虽然有外部因素,但是心里多少会有些在意。然后他叫我去体会这句话。 我也一直想,为什么20岁的失败,能够接受。 详情 »

查看详情

裁员后的生活

记得3月份经历裁员的时候,心情是起伏不定的。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心情变化很大,才开始会非常震惊,后续开始平静接受结果,赔偿后喜出望外,开始准备找工作的亚历山大。 对于个人而言,裁员是一件非常超出预期的事情,以至于我现在仍觉得是个非常不好的结果;很多人第一时间会觉得,很多人觉得有赔偿,拿钱面试,还能涨薪多好的机会啊。 然而这一切建立在之前对于行业的认知,在过去一年里,工作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每个人能够有份稳定的收入就算是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工作好坏,工资高低都成为后话。我也相信绝大多数人和我一样,才开始听到裁员消息是震惊的。因为这并不算是自己预期的事情,突然来临还是会措手不及。然而赔偿聊完后,大家又会转换成另外一种心情,毕竟多了一些实打实的钱。慢慢开始接受这些,然后心情释然很多。然后准备说先玩一个月; 大概裁员的时候,前一个月是完全没有操心下一份工作的。这个月,大概自己成为了全职主夫,买菜,做饭,收拾屋子,洗衣这些。因为爱人会上班,自己得配合她的时间,开始做早餐,午餐和晚餐。媳妇上班近,早上七点起来绰绰有余;随后她上班后,变回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些菜;这个时候发现规划每日菜谱,也成为一个头大的事情;自己也会去抖音搜搜一些头部作者的做饭视频。其实早上没有太多时间是可以耍的发现买完菜之后,回来会处理有些菜处理还比较费时间的。 做好午餐后,大概就是和媳妇一起吃饭,看视频。她下午一点半才去, 详情 »

查看详情

迈入 Life4.0 的小琐事

北京时间2023年4月20日晚10点38分,随着远处几声呜呜的哭声,自己心情稍微舒缓了一些;没过多久,老婆打来视频,发现宝宝睁着眼睛东看西看。自己的紧张的心情终于释放完; 周一 上周天和媳妇去医院检查,做 B 超确认下当前孩子的生长状况。医生说孩子手稍微长了点,体重和头围增长不快;看着还是很健康的样子;随后今天又去做了胎心监听,随着生产临近,胎心是个很重要的测量指标。在家的时候也会偶尔,孩子动少了,便会在家去做监听;做完之后,反复和医生沟通了下能不能尽快进医院,随后医生确认周期 41 周,于是乎开了住院单, 计划周二上午去办理住院手续; 周二 周二过去,上午一早就过去了;目前医院限制还是很严格,只能一个家属陪护;我陪着媳妇把手续弄完,然后就在二楼产科旁边等排位安排;坐在产科旁的等待区,偶有护士会抱一个新生儿出来,叫家属确认,通告性别时间等一些基本信息;有的是妈妈过来,有的是丈夫过来,大家主要是两类,过来等待安排床位的,剩余的便是等待孩子从产房出来的;自己一直想,生孩子为什么丈夫没有在身边握着手;当然后来几天便也知道为什么了。 一直到中午,媳妇终于排到了床位,然后行李全部放了进去;然后自己也去旁边吃了午饭。在凯德 mall 下边 点了份面皮和肉夹馍;随后去楼上买了大杯拿铁, 详情 »

在 Oculus 里面开发 PWA 应用

最近两年的大新闻里面,其中一条想必大家都听说过: Facebook 改名 Meta, 全力冲击全宇宙。 之前自己在知乎里面回答过 互联网的下一波红利在哪里? ,提及了 VR/AR 方向。尽管,到目前为止,我们依旧还是只能把它定义为比较有吸引力的消费设备,和当初移动互联网革命相比,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随着 Quest2 的出货量大增,很多开发者都开始加入到 VR 开发中来,然而对于我们 Web 前端而言,似乎还没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切入场景。 Meta Quest 的开发者平台有四个部分 Unreal Engine (UE) Unity Native Web Platform 前面三个部分,开发者可以自行前往关注,毕竟小编也不是很懂这块内容。这里我们重点关注 Web Platform 里面有什么内容。 在 Web Platform 里面有涉及到四块内容,分别是 Oculus Browser WebXR Web Task Progressive Web 详情 »